无梦天书_第9章 庭府深深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9章 庭府深深 (第1/3页)

  第9章庭府深深

  “到了,您们就在这儿等着吧,奴卑这就去向老爷夫人禀告。”

 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颠跛,我们母子像被押运的犯人般被“请”了一扇小门,然后是分不明方向的廊廊道道。最后,杜珠儿抛下一句冷冷的话,便将我们“推进”了一间幽暗的斗室。

  空空荡荡的屋里放着一张脱了漆的方桌,和几条落满灰尘的长凳。阳光从南墙上的小天窗照进来,翻飞的飞尘在光影下无拘无束地舞蹈,最后落入墙根下的几捆柴草里。

  小小的院落,萧条的野草败菊。几只鸡鸭从北边一堵老墙下的破洞里进进出出,粪便满地。墙那边熙熙攘攘地传来支使伙夫做饭烧菜的的叫唤声。却原来我们正身处厨院旁的小柴房里!

  我惊异着这样陌生又怪诡的“待客厅”,牢牢抱住娘的腰怯怯地道:

  “娘,这是在哪儿呀?宝宝害怕,我们快离开这儿!”

  “宝宝乖,我们先去坐一下,我想一会儿你爹爹就会派人来接我们的!”娘若有所失地安抚着我,将我领到长凳前,抹净一截凳面,让我安静地坐下休息。

  日已当头,空气中飘来阵阵饭香。我渐渐厌烦了这令人浮躁的环境,开始不安份地溜出门在院子里走动。娘倒也并不嗔怪我,只是一个人呆呆地坐着,看着我好奇地蹲在墙洞前,望着隔壁厨房里忙着到各院舍送饭菜的伙夫端着热气腾腾地饭菜,从我跟前走过。

  “娘,爹爹什么时候才会来接我们呀,宝宝饿了。”我情不自禁地回来,向娘发起了唠骚,娘无奈地看了看我,柔美的眼底尽是一种揭不开的伤愁。我不敢再说什么,眨着眼,疑惑地望着她。

  一阵嘎嘎的开门声传来,小院的柴扉被人推开,只见杜珠儿挽着一只食篮,前后顾望了几眼,转身掩上门一扭一扭地走了过来,咯咯笑道:

  “哎呀呀,让大奶奶宝少爷久等了。老爷这会儿正在西华厅宴客,吩咐奴卑先来给您们送饭菜。等一会儿,老爷就会差人来请你们了。”她一边说着,将一盘盘小菜,两碗米饭放在我们面前的桌上,朝我递来一双筷子道:

  “来,宝少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